铜陵农商行被下调评级 拨备覆盖率37%不良率攀至15%

快·资讯 2018-11-20 17:45:45 9468字
- N +

导读:678彩票主要发布国内手机支付、第三方支付、移动支付、快捷支付、支付行业会展以及与支付行业相关的新闻资讯。[678彩票(www.bez-vesti.com)核心提示]   又一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!  中诚信国际在昨天发布《下调降铜陵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的公告》,将安徽铜

  又一家农商行被下调评级!

  中诚信国际在昨天发布《下调降铜陵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主体和债项信用等级的公告》,将安徽铜陵农商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+调整为A,维持评级展望为稳定。

  评级被下调的背后,是该行不良率飙升。截至9月末,铜陵农商行不良率高达15.17%,较年初上升12.7个百分点,关注类贷款占比也达到11.08%,而贷款拨备覆盖率则低至不足37%。

  这是今年以来第12家地方中小银行评级被下调,其中包括11家农商行、1家城商行。吉林蛟河农商行更是在今年2月、7月连续2次被下调主体评级,目前评级展望仍为“负面”。

  评级下调的背后是不是农商行风险暴露全面性爆发?有华南大型农商行高管提示称,部分农商行的存量风险暴露是个别现象,不能夸大为整个农商行群体的风险事件,“农商行有个特点,就是量大而分散,发展极不平衡,也很难一概而论”。

  事实上,在今年11家农商行主体信用评级被调低的同时,也有多达35家农商行主体评级被调高。中信证券(行情600030,诊股)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表示,农商行风险暴露集中在环渤海、东北和中西部地区。22个省份中,不良率排名前五的是贵州(19.54%)、河南(11.57%)、辽宁(4.95%)、山东(3.45%)和吉林(2.64%),相比之下,北京、重庆、四川、上海和广东的平均不良率在1.5%以下,远低于行业水平。

  铜陵农商行被下调评级

  根据中诚信公告,安徽省铜陵市为传统工业城市,铜陵农商行的信贷投向与当地主导产业高度相关。随着区域经济下行、“去产能”及环保政策的实施,当地传统制造业面临较大压力,同时该行早期发起的多起大额银团贷款无法按时偿还,贷款质量持续下滑。

  截至2017年末,该行不良贷款余额为2.62亿元,不良率为2.47%。而2018年以来,应监管要求,铜陵农商行将不良充分暴露,9月末不良贷款余额达到18.8亿元,较年初翻了6.2倍,不良贷款率也较年初大幅上升12.7个百分点至15.17%。

  同时,由于不良主要为厂房抵押贷款,经济下行周期下处置周期较长,贷款清收难度较大。上周四(11月15日),安徽省联社理事长陈鹏在该行调研时就提出要求,要“营造清收不良的氛围,层层传导压力,多措并举化解不良”。

  此外,该行还将部分逾期90天以内的贷款划分为关注类。截至9月末,该行关注类贷款余额为13.7亿元,占比达到11.08%。

  由于不良增速过快,该行拨备覆盖率较年初大幅下降164.99个百分点至36.96%,远低于监管标准;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和资本充足率,分别较年初下降7.35和8.86个百分点至4.42%和7.44%。

  鉴于当前区域经济环境,并基于该行现有经营和财务状况,中诚信将该行的主体信用评级由A+调整为A。

  官方信息显示,铜陵农商行于2012年10月正式开业,目前注册资本为8亿元,前十大股东以当地企业为主。其中当地国资委下属2家企业――铜陵城投公司、铜陵发展投资集团分列第一、第三大股东,分别持股8.98%、7.31%;当地民企安徽江南文旅集团持股7.73%,为第二大股东。

  截至9月末,铜陵农商行资产总额约208亿元,较年初微增;前三季度实现营业收入4.66亿元,实现净利润1.44亿元,分别较去年同期下滑16.4%、34.2%。

  不良率飙升的背后

  除了按照监管要求真实暴露不良外,促使该行不良率飙升的原因还包括银团贷款风险持续暴露,以及展期和借新还旧无次数限制。

  中诚信在今年7月发布的跟踪评级报告中指出,铜陵农商行发起的银团贷款资产质量较差。截至 2017 年末,该行发起的银团贷款共产生9 笔不良,不良总额为 5.46 亿元,其中涉及铜陵农商行的银团不良为 1.66 亿元,占该行不良贷款总额的63.36%,贷款客户主要为当地民营企业。

  虽然银团贷款大多有土地、厂房和办公楼等抵押物,但由于经济下行时期企业购买能力有限,抵押物处置难度较大。截至去年末,该行逾期贷款余额的10.95亿元,占总贷款的10.36%;其中逾期90天以上贷款共2.62亿元,占总贷款的2.47%。

  此外,由于当地经济情况尚未出现明显好转,贷款客户资金仍较为紧张,该行针对生产经营正常、还款能力与还款意愿较强的贷款客户,在担保效力不低于原贷款担保效力的情况下,发放了一定的展期和借新还旧贷款,展期和借新还旧无次数限制。

  中诚信在报告中指出,受银团和大额贷款风险暴露影响,该行资产质量持续下滑,且在经济下行周期下贷款回收难度较大。此外,通过展期、借新还旧和续贷等手段处理的贷款占比较高,未来应特别关注此类贷款资产质量迁徙情况。

  今年已有12家银行评级下调

  事实上,今年以来,包括铜陵农商行在内,已有12家地方中小银行评级被下调,其中包括11家农商行、1家城商行。吉林蛟河农商行更是在今年2月、今年7月连续2次被下调主体评级,目前评级展望仍为“负面”。

  下调评级的银行中,不乏不良率暴增的情况:

  1、6月29日,中诚信下调了贵阳农商行的主体评级。评级报告显示,该行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4.13%猛增至去年末的19.54%,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负数;

  2、7月9日,东方金诚将山东邹平农商行主体评级下调。评级报告显示,该行不良率由2016年末的2.43%增至去年末的9.28%,拨备覆盖率则大幅降低至59.28%。

  有银行业研究人士认为,农商行不良风险集中暴露,与当下推进存量风险暴露、不良贷款确认趋严的监管环境分不开,后续不排除一些小型区域性银行的问题资产继续大幅暴露的可能。“更需要注意的是,被评级机构下调评级的农商行,还只是有存量资本债、金融债的,但更多的农商行甚至还没有两类债券的存量,没有评级报告”。

  案例并非没有。今年7月,河南修武农商行在中国货币网披露的信息显示,该行去年末不良率由年初的4.5%猛增至20.74%,资本充足率将为负数。

  农商行风险暴露区域特征较为明显

  对于部分农商行评级被下调,天风证券(行情601162,诊股)首席银行业分析师廖志明此前在研究报告中表示,我国农商行由农信社改制而来,相比上市银行,农商行普遍公司治理水平较低,不良认定标准较松,因而受不良监管趋严影响较大。

  也有华南大型农商行高管提示称,部分农商行的存量风险暴露是个别现象,不能夸大为整个农商行群体的风险事件。“农商行有个特点,就是量大而分散,发展极不平衡,也很难一概而论。还有一个问题是,他们扎根地方的机构,地方经济不好,农商行也很难有好的发展,也要看未来几年整个大环境怎么样,才能知道一家农商行能不能走出不良的阴影。”

  在统计了65家全国有发行同业存单且披露财报的农商行情况后,中信证券银行业分析师肖斐斐也表示,农商行风险暴露区域特征较为明显,集中在环渤海、东北和中西部地区,并不是全面性爆发。22个省份中,不良率排名前五的是贵州(19.54%)、河南(11.57%)、辽宁(4.95%)、山东(3.45%)和吉林(2.64%),相比之下,北京、重庆、四川、上海和广东的平均不良率在1.5%以下,远低于行业水平。

  另一个可以佐证的数据是,今年11家农商行主体评级被调低的另一面,是62家中小银行主体评级被调高,其中包括35家农商行。

  此外,5家A股上市农商行今年创下近年最强的经营效益,其中常熟银行(行情601128,诊股)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甚至高达25%,此外,这些银行的“包袱”也进一步出清,多家银行不良率降至上市以来的最低水平,拨备覆盖率还同时有所提高。

  银保监会三季度数据显示,今年9月末,商业银行不良率为1.87%,较年初上升0.13个百分点。其中,农商行梯队不良率由年初的3.16%上升至4.23%,但环比二季度下降0.06个百分点。拨备覆盖率由年初的164%降至126%,但环比也有所提升。

  前述农商行高管也表示,对于部分落后的农商行,可以探讨银行业并购,由具备一定条件和资质,且有意愿的银行投资入股部分经营情况恶劣的农商行。

  “这种投资耗用的资本金也不会太大,但最终的效果如何,可能还要时间去检验。”前述农商行高管认为。“对于被帮扶机构而言,未来能否真正把机制转换过来,形成一个比较良性的造血功能,可能还需要时间去检验。短时内去提升指标还是很容易能做到,就像一个人病了,做个手术先切除也可以的,但体质能否真正强壮起来,就说不好了”。

本站所有广告位招商。联系QQ:527288990

TAG标签:
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:

推荐阅读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