杨永信的戒网瘾学校发展历程

快乐·成长 2018-11-06 09:51:40 3990字
- N +

导读:青少年教育乃国之根本,关注中国的青少年教育问题。探讨问题少年内在原因,家庭教育,学校教育,对于少年的成长的诸多问题,678彩票,快乐成长栏目从“心”起航!。[678彩票(www.bez-vesti.com)快乐成长栏目核心提示] 作者: 2018-11-05 09:46:00 互联网早已是社会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,几乎所有人都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生活,在互联网上完成

作者: 2018-11-05 09:46:00 互联网早已是社会经济的主要组成部分,几乎所有人都享受网络带来的便利生活,在互联网上完成社交、购物、工作。如果依旧按照网瘾的标准来审视我们所有人,恐怕没有几个可以幸免。

杨永信的戒网瘾学校发展历程。

2006年,杨永信在这家精神病院内成立了“网络成瘾戒治中心”。 

2008年,纪录片《战网魔》展现了杨永信创造的“医学奇迹”:任何少男少女,无论之前网瘾有多严重、多么乖戾,甚至和父母大打出手、恶语相向,只要进了“十三号室”,出来就会像变了个人一样,对父母百依百顺、说话轻声细语,甚至当场向父母下跪认错。

这个“医学奇迹”的创造者杨永信于是被父母们视为救世主。各种打着“戒网瘾”旗号的“教育”机构一下如雨后春笋般疯长,到了后来不只是戒网瘾了,只要孩子有点叛逆、不听父母的话,甚至只是早恋、“不想结婚”,都可以成为父母把他们连哄带骗送去戒网瘾学校“治疗”的理由。

这个“医学奇迹”的原理其实很简单——孩子不听话?打一顿就好了。只是他用的不是棍棒、鸡毛掸子这种低级的武器,而是拿来专门治疗精神分裂症、躁郁症的“电休克疗法”。
这种电击疗法是杨永信生物治疗的一部分。杨永信曾说,“人就像电脑,表面上是软件出了问题,但硬件也有毛病。”在后来柴静拍的《网瘾之戒》节目中,杨永信表示自己给孩子们进行治疗时用的是一种微乎其微的量,最多不会超过5毫安。
但在纪录片《战网魔》中,图片显示的数值明显达到了10毫安。有被治疗者表示,自己亲眼看见过电击数值达到三四十毫安的时候。
“学员”江一帆甚至在接受《中国青年报》的采访时,总结出不同的电流穿过大脑时的感觉:“当电流为10毫安的时候,看到的是电视雪花点;当电流是20毫安的时候,看见的是一条黑白线;当电流是30毫安的时候,是一条更粗的黑白线。”
据她回忆,当时十几平方米大的小屋里,空调开到16摄氏度,却依旧燥热。房间里没有钟,感受不到时间的流逝。有人浑身哆嗦,有人瘫软,有人晕厥后被抬走。

“电击疗法”对“学员”们的摧残还有心理方面的。张旭同在走出戒网所之后也曾试着与父母和解,但一想起他在挨电时,父母在一旁为杨永信叫好的那句“加大剂量,电死他”时,就放弃了。这是“不能被原谅”的事情。
“那些电击治疗仪就是代替父母教育的恶魔,因为父母只想把孩子变成自己想要的样子,哪怕就是电也要电成自己想要的样子。”
2017年,恶搞科学奖菠萝科学奖“奖励”杨永信发明了“坏孩子清除计划”,代领奖的嘉宾是潜心研究杨永信计划多年的网友@性感玉米。
这种对暴力的滥用,成为了戒网瘾机构的原罪。

在各种调查和报道中,我们可以看到千篇一律的父母形象:他们来自不同的地方、不同的阶层,但无一例外都是对孩子束手无策的成年人。孩子会当面辱骂、殴打他们,他们说的话孩子一句都不会听。判断孩子“有病”的依据可能是逃学旷课、自杀倾向、打架斗殴,也可能只是单纯的忤逆父母。
诚然,他们可以被定义为“问题少年”,可是会上网的“问题少年”,难道就是“精神病”吗?
这些处在绝望中的中国家长们已经有了这样一个共识:只要目的是好的,手段并不是问题,而电击、体罚、监禁,都只是一些“必要的恶”罢了。

但那些把孩子拱手相让的家长们,他们一方面其实很可怜、很不知所措,但另一方面又总是觉得自己是绝对正确的。

本站所有广告位出租。联系QQ:527288990

TAG标签:
分享到您的社交平台:

推荐阅读: